IKO轴承官网,IKO直线导轨,IKO滑块,日本IKO中国官网

企业文化 主页 > 企业文化 >
访谈实录: 09岁末与央视体育记者面对面
发布日期:2021-06-25 15:3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振华重工联手ABB拓展起重机市场,主持人:做一个田径的广告,希望大家多多走进田径场,田径场里有可爱的冬姐。

  冬日那:你会同时看到不同的明星在表演。就像这次8月份在柏林世锦赛,当时天气下雨,有一天傍晚的时候,天气突然降温了,下雨,但是德国观众没有离开赛场,拿着啤酒,因为下雨,比赛暂停了十几分钟,但是观众并没有走,他在享受那一刻。我觉得田径场真的是非常有魅力的,而且十万人在一起,你想那个好的气场对你也是一个影响,你从看田径开始,到参与到运动的本身来,开始跑步,我觉得这个对象广大的网友或者观众来说都是非常好的事情,不要只踢足球、游泳,也不要光打乒乓球。

  王平:我对网友的问题理解跟两位媒体不一样,我理解他说的采访中的不愉快可能是指操作层面,但是这个层面确实有很多不愉快。我举两个简单的例子,在我们工作中会有两种环节容易产生不愉快,一是和采访对象之间,就是你在采访运动员,不管是中国运动员还是国外运动员,可能会有一些误解或者不愉快,这个例子就是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,菲尔普斯拿完最后一个金牌,因为前些天,所有电视台都没有机会来采访菲尔普斯,在直播状态下,最后是几个主流的电视台,中国国家电视台肯定是主流,向组委会提出了强烈要求,必须在最后一天给我们一次机会。

  菲尔普斯确实我也采访他两届奥运会了,也算认识,他说最后一天肯定会先接受中央电视台的采访。当他拿完八块金牌之后,先去颁奖了,然后绕场一周,他很高兴,很兴奋,就走过记者的混合区,直接往新闻发布会走,我就让新闻官叫他,他想起来,就往回走。这个时候转播的评论员正在进行一些场地上对环境的解说,我看到菲尔普斯快走过来的时候,我就告诉导播,菲尔普斯已经过来了,要马上切到我这里,但是因为工作环境时间的延误,没有那么及时。我记得菲尔普斯站到我旁边,他微笑的看着我,我微笑的看着他,因为不能说话,他大概理解,这会儿不能问,就等,但是没想到缓的特别长,菲尔普斯就疑惑,等着我,生气了,我也非常着急,不能叫家里的导播快切,旁边的新闻官说,你还有三秒钟的时间,再不切过来菲尔普斯就要走了,那一秒切过来了。这个不愉快我觉得一个里跟工作伙伴之间协调有问题。另外一个,我也看过菲尔普斯接受NBC的采访,或者其他国家电视台的采访,比如欧美电视台的采访,他等几秒也没有这种状态,美国运动员对中国媒体还是有不友好的表现,我当时觉得不太愉快。这是跟采访对象之间。

  第二个环节,跟工作人员之间。因为你采访的区域一般都是来自各个国家的新闻官来管理,他规定说每个媒体只能接受90秒钟或者60秒钟的瞬间采访,包括媒体在站的位子,当然像电视媒体有固定的位子还好,有的时候像单机没有固定位子,我1996年来到电视台,国外媒体对中国媒体很歧视,你要告诉他我有权利站在这里,他明白你的权利,他才会让你站在这里,一开始不懂事,就不让你站在这里,就把你赶走,其他媒体都在这里。一个他觉得你项目水平不高,你没必要站在这里,另外一个,你不懂这种权利。

  工作环境上一个很典型的,2004年雅典奥运会罗雪娟接受采访,她上台之后说了不到十秒钟,荷兰的一个选手就来了,她接受颁奖来晚了,她应该等罗雪娟完了之后再上来,比如现在有的人从后面就过,从镜头里穿来穿去,问我什么时候能来,整个会场的秩序有点乱,新闻官就说你稍等一会,结果她就在那边等,她一坐下不要紧,国外的媒体都跑她那了。罗雪娟就一个人很尴尬的站在上面。因为中国运动员在外交礼仪上可能不是像国外运动员那么熟练,他们采访,中国媒体又听不清罗雪娟说什么,新闻官也不管,最后我大喊一声,我说你闭嘴,结果新闻官说不好意思,现在是中国的罗雪娟小姐接受采访,胡文班德(音)先生你等一会,后来把场面控制住了,罗雪娟对我很感激。

  有时候真的因为体育发展不是很强,我们的国力也没有强大到像现在某些网友所想的那样,所以我们接下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,这样以后工作的不愉快肯定会越来越少。

  冬日那:电视的终端最终反映在记者身上,而且在大赛赛后,国际奥委会,或者单向联合会要求赛后采访时间是60秒钟,而且要看着比赛来发问,比如说游泳、刘翔,之前有很多比如网友、朋友,就是说你们在比赛前是怎么设计刘翔的提问的,其实你必须要看现场,看比赛,短短的十几秒钟看那个来提问。

  但是有很多环节,可能网友都不了解,比如说他出现的好的结果,或者是不好的结果,全都是反映在最后的终端上面的,因此那个环节真的是很复杂。我们有时候在后面采访的摄像并不是CCTV的摄像,有时候在现场要租用当地国家电视台的摄像,有的讲日语,或者讲西班牙语,跟他没有办法沟通,所以在现场也是挺紧张的。

  李武军:说到不愉快,大家可能想,我这个项目取得的荣誉最好,没有什么不愉快的地方。

  其实从整个采访环境来说,我觉得乒乓球还是不错的,因为我们国家的水平在那摆着,一般水平比较好,就放在相应的采访区域比较好的位置上。如果有一点不愉快,主要来自上层,国际乒联那一块。

  李武军:十年九改。我现在最大的担心,大家可能知道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之后,当时国际乒联提出一个协会的一对双打选手必须分在两个半区,所以当时尽管中国男双夺冠了,但是一对折了,是在一个半区。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国际乒联不要再单打上也采用那样的办法,伤害我们有几大不利因素,不要伤害中国人的感情,不要伤害能够夺牌和取得好成绩选手的积极性。波尔曾经说过,我首先要指出,对我个人来说,取得好成绩的概率好一点,因为我只需要打败中国两个选手就可以夺得金牌了,以前可能要打败两个,可能是三个,但是就我们国家的整体水平来讲这样是不利的,因为德国也有三名选手,而且是实力不错的选手,这样只有一个不用参赛了,包括日本,日本有五个,中国就更不用说了。因此我说国际乒联不要成为总是给我们制造不愉快的发源地。

  主持人:不管怎么说,2009年的体坛还是丰收的一年,非常感谢四位来到这里。诸如王景阳这种类似对你们充满期待的网友也是祝福你们,祝福你们下一年更好。

  四位给到场朋友们准备了四份大礼,来,上台领你们的礼物,来一位网友代表从这边四位记者手中接过你们的神秘大礼,这是由361提供的有CCTV标志的包,有鞋,有各种各样东西,要看你们各位拿到什么东西了。

  主持人:感谢我们的网友。好的,合影留念之后就可以下去了,非常感谢四位,希望我们的网友能继续到我们这里来,跟大家一起多多参与我们的活动,多多支持我们的记者,记者朋友们也确实很不容易,今天的节目到此结束,拜拜,我是李悠,这里是“央视网零距离”,拜拜。开奖直播现场

井兮精密轴承授权经销IKO导轨,IKO直线导轨,IKO滑块,IKO导轨滑块,IKO进口轴承,公司总部在上海,产品型号齐全,授权经销,质量可靠,电话021,36539288